bet36台湾官网 bet36体育网投 尧裔寻根 非遗名录 作品欣赏 人文地理 民俗民风 网站荣誉 影视播放 论 坛 微 博
bet36体育备用网_bet36台湾官网_bet36体育网投传习台(之二)
非遗传承保护工程推介(之二
唐县政府实施“唐尧的传说&#
非遗传承保护工程推介之一
bet36体育备用网_bet36台湾官网_bet36体育网投传习台 ( 之一)
《唐县旅游文化资源概览》出版
站内搜索: ? ? ? 搜索方式:??
bet36体育网投
唐县bet36体育备用网_bet36台湾官网_bet36体育网投研究会章程
唐县bet36体育备用网_bet36台湾官网_bet36体育网投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当选人简历
bet36体育备用网_bet36台湾官网_bet36体育网投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当选人名单
优秀网站
优秀网站
????????????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>浜烘枃鍦扮悊

第三章??艰难拼搏造军火

????????遍地开花好兵工

兵工心声:“为了抗日,为了前线;舍生忘死造枪弹。”

正如前一章所言,晋察冀根据地的军工生产已从“修械型”顺利步入“造弹药型”轨道;本章将重点介绍晋察冀边区的“规模化生产军火武器”情况。

且说晋察冀军区子弹厂

这个厂的家底是易县赵玉昆的子弹厂。那是1937年事变后,土匪赵玉昆打着抗日旗号,自称“十路军”,招收了一批从北京、天津、保定等城市来的回乡技术工人,办起了一个子弹复装厂。1938年,冀中军区技术研究社曾派张奎元考察过;1939年转移到唐县葛公村后,张方、胡达佛也去了解过利用铜元制作步枪子弹头的方法。回来后,胡达佛胸有成竹地向军区首长建议“只要有赵玉昆这些设备我们自己再制造一些机器,生产子弹绝没问题!”恰在这时候赵玉昆投降了日军,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带队伍对其进行武装改编,将其子弹厂上交军区军工部,张奎元奉命前去接收、整编,最后驻在易县、完县、唐县交界处的唐县苑家会村,组建成“晋察冀军区子弹厂”,又称“五连”,连长李玉亭,指导员邓玉成(后为田玉瑛)。胡达佛如愿以偿不久生产出第一批子弹。

这个连发展很快,逐步有了冶炼、机加工、冲压、火工、装配、木工等车间,职工达到了150多人,开始阶段复装子弹,后来制造全自制子弹、机枪子弹。

复装子弹的工序倒也简单——把从战场上捡来的子弹壳恢复原状、洗净、底部装上自制的底火,壳内填进无烟药,前部安装上自制铜皮铅芯子弹头,再用三角卡头锁紧子弹头与弹壳的接口,这样就做成了“复装子弹”。

五连做的复装子弹,因为弹头用的是红铜,所以人们给他起了一个绰号:“红头子弹”,日本兵特别怕八路军的红头子弹,它打到身上就炸出一个大窟窿,把肉炸飞,骨头炸碎,痛苦极大。我军前线作战的战士,也因此发现了它的问题:子弹出膛后横着飞行,弹道不规范,射击精度差,射程短。什么原因呢?问题反映到技术研究室。技师张奎元昼夜坐在压力机旁边观察,终于发现毛病出在弹头容易破裂上。他指导职工们采取了三项改进措施:一是增加弹头原材料铜板的厚度,加大弹头强度;二是改进操作方法,消除毛刺;三是增加工序,把弹头后口上的边沿向内折、压紧,增加弹头承受火药压力的强度。这样,弹头不再横着飞行。

还有一个问题,五连开始复装子弹时,用的是从敌方缴获来的山炮弹壳内的条状无烟火药,填装起来极不方便,特别影响功效。后来,大岸沟化学厂自制的无烟药出来后,工人们可得心应手了——先用改装的轧面条机把火药按规定尺寸切成片,而后用剪刀一块一块地剪成小片,再填装到子弹壳里,效率高多了。

这时候儿,军工部给技术研究室下达了指示,要求技师们帮助五连子弹厂用正规生产方式制造复装子弹,逐渐淘汰手工生产。为此,研究室组成了设计小组,成员有懂得工业化生产流程和机械设计的胡达佛、张奎元、朱心德技师等,驻在与五连一山相隔的唐县葛公村北的大西沟(今西胜沟),专门针对子弹厂设计出成套的生产设备。然后驻厂培训工人、安装设备、照操作流程组织生产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技术改造,五连实行了现代化的生产方式和管理制度,达到月产20万发复装子弹的生产能力。

到了1942年夏季,侵华日军也往回收旧子弹壳了,五连生产复装子弹所需要的旧子弹壳越来越少,复装子弹生产开始处于“等米下锅”的窘状。形势迫使技术研究室子弹设计小组加紧研发新弹壳。开始,他们想得很单纯,用厂里收集来的制钱和杂铜直接电解造子弹壳,费了很大的劲儿,因为杂质太多,强度不够,实验时炸膛。失败促使他们下决心改用黄铜。

黄铜从哪里来?张奎元到附近的唐县北庄村找冶炼厂技师傅江、孙艳清请教。傅江、孙艳清告诉他:“用纯铜加锌按一定比例搭配,可以制成黄铜。6月份,我们冶炼厂用反烟炉冶炼方法刚练出了纯铜。至于锌呢,社会上流通的制钱里面含锌量很大。”傅江、孙艳清接着告诉张奎元:“锌的沸点很低,可以从制钱中蒸出来。”

张奎元回到西胜沟小组驻地,立即找来一个旧炮弹壳,又弄来一段铁管子弯了一个弯,车上与炮弹壳一致的丝扣,把制钱放进炮弹壳后再将管子紧紧地拧到弹壳上,放到火炉上蒸了一段时间,锌汽化后凝结在铁管子拐弯的地方。他把那些氧化了的灰面子倒出来,小心翼翼包好,到冶炼厂请傅江、孙艳清识别:“这就是锌!”

如何批量生产锌呢?张奎元又翻山越岭到窑业厂驻地唐县古洞村,请教工程师王裕。王裕说:“这好办。我给你用迷城的耐火土和坩子土烧制一个大‘歪脖子’高温耐火熔罐,把大批的制钱装进去蒸就可以了。”张奎元照办。这就是边区兵工创造的“蒸锌法”!

与此同时,胡达佛已经按照工业化生产的要求,设计制造出浇铸铜板的模子和冶炼炉。研制小组将设备送到五连后,开始监督正式生产——按一定比例把制钱先熔炼成黄铜液,浇铸成黄铜片,再经过十一道工序把铜片轧制成弹壳所需的黄铜板,冲成弹壳半成品,切出退弹槽,轧出底火凹,钻好透火孔,冲轧成标准的底火后孔,子弹壳制成。

有了子弹壳,五连便顺顺当当地生产出“全自制子弹”;经过试验,其效果不亚于洋子弹。在短短时间内完全靠自己制造的设备生产出了全自制子弹,这又是晋察冀军工的一个划时代意义的成果。它标志着晋察冀根据地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子弹生产体系,也说明晋察冀边区已全面掌握了制造子弹原料的生产技术。

事实上,军工部搞生产军火材料的供应与抓军火武器的制造是同步进行的。

初始阶段,组织民间开采山西五台一带比较丰富的硫铁矿,用传统方法生产硫磺,为生产硫酸提供可靠的原料供应。组织冀中千家万户分散生产火硝,为军工生产硝酸提供原料。生产弹药所需的棉花,则发动根据地广泛种植。

后来,到1940年7月,随着军火工业的发展,军区成立冶炼厂,也称“矿工队”,主要任务是在唐县、平山一带寻找军工急需的原料铁、铅、铜等矿藏资源,组织矿工队开采。

1941年1月,军工部技术研究室专门成立矿工科,由技师傅江、孙艳清负责,在驻地唐县北庄村修建炼铁高炉,并于当年5月冶炼出生铁。1942年6月,与边区政府古洞窑业玻璃厂合作,用制钱蒸锌成功,利用反射炉冶炼纯铜成功并电解出高纯度的黄铜。

当年10月,为建设冶炼基地,军区又成立矿工二队,扩大北庄村冶炼规模,加大产量。1943年5月,因为平山一带铅矿苗不好,矿工一队合并到二队。后来由于曲阳灵山一带煤矿被敌人占领,燃料短缺,冶炼厂停止炼铁,重点炼铜,以保障子弹壳铜板原料供应。

对此,唐县研究军工生产的“业余专家”郭宝仓认为:“如果说全自制子弹是边区最重大的科研成果,那么蒸锌、炼铜则是这一重大成果的核心贡献。”

却说军工们造出全自制子弹后,聂荣臻司令员高兴之余,又问刘再生部长:“能不能把我们的步枪子弹也用在机枪上?”当时,八路军装备了很多捷克轻机枪,用的是尖头子弹,而五连生产的子弹是圆的;把圆头变成尖头,那时的条件,谈何容易?但是,对广大技师来说,司令员的希望就是命令。技师张奎元聪明机敏,想出了一个办法:将圆头“收成”尖头。他先浇铸了一个尖头铁模子,用老虎钳紧紧夹住圆弹头放进模子加压,使它变尖,然后再淬火再冲尖,收成了标准的尖弹头。试射满意后,研制小组立即改进冲压模具,开始在五连量产机枪子弹。

刚才讲过了子弹生产,接着说炮弹研制;刚才说过了五连,再接着讲六连。

军工六连,又名“晋察冀军区炮弹厂”。

这个“六连”的几经分合搬迁,鲜明地凸显了当年晋察冀边区军工生产的险恶环境。那是1939年7月,驻涞源县大滩的五所跟驻唐县大石沟的六所合并成六所(连),仍驻大石沟。1940年6月六连又分成六、七两个连,六连驻地不动,七连驻曲阳牛分岭。1941年3月,六、七连又合并组建成六连,驻阜平县分柏村。1942年1月,六连才迁到唐县小路村“落脚生根”。

这个军工六连,始终是军工部的模范连队,管理严谨,年年超额完成生产任务。在历次反“扫荡”中,他们跟当地人民群众共患难,密切合作,把机器设备坚壁清野做得不漏一点蛛丝马迹。

这个军工六连,最突出的贡献是解决了白口铸铁炮弹壳的切削加工,即铸件热处理问题,为我军的迫击炮弹壳生产开辟了新途径,使面临停产的82迫击炮弹又恢复了生产。

——当时,边区没有好钢材,就用民间搜集起来的破锅碎铁熔化后铸造炮弹壳;可是这样的白口铸铁硬度忒大,无法加工。

关键时刻,工人彭长山挺身而出,对连长刘敬斋、指导员史思良说:“我在北京学徒时听师傅说过,用焖火方式可以将铸件变软。至于怎么焖火,我也搞不清楚。”他停了一下,接着又直接了当地向领导请战:“我先搞一下焖火实验,行不?”连长、指导员异口同声:“行、行、行!”

这彭长山盘了个焖火炉子,铸了一截铁管,把白口铁铸件装进铁管中放到火炉上烧,等加热到一定温度后,突然将铁管儿埋入白石灰中慢慢冷却,过一会儿取出来一看,铸件的硬度果然下降了许多。加热到多高温度合适呢?他日以继夜地守在炉子旁,经过十几次摸索实验,终于掌握了焖火的合适温度。

试验成功后,炮弹厂采取批量铸件热处理方法——做了一批大焖火箱,每个装20枚炮弹壳;再挖一个能放150个焖火箱的池子,按一层箱子一层白灰的顺序码好,空隙地方塞满劈柴,池子四面留8个点火口同时点火,当火头全部烧到顶部时,再用厚铁皮盖上池子,泥土密封半月。就用这样的“焖火法”,六连让82迫击炮弹又呼啸在日本侵略军的阵地上!

六连生产的炮弹供应整个晋察冀根据地。后来,由于日寇占领大沙河,将根据地南北隔开,军工部又在平山县组建军工八连专门制造炮弹,负责供应沙河南部地区。

自打有了自制高级炸药,各子弹厂、炮弹厂谁也不再用黑火药。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又提上议程,那就是高级炸药的起爆剂;因为传统的起爆剂用雷汞,雷汞的主要原料水银难以解决。没有起爆剂,制造再多的子弹、炮弹也不顶用。

在这紧要关头,刘再生、杨成一同来到技术研究室进行再动员。杨成政委讲:“当前,抗日战争已经开始由相持阶段转入反攻阶段,根据地迅速扩大,对军火产品需求急剧增加。而我们因为雷汞短缺,子弹、炮弹打不出去,后果严重啊!我们来,跟大家一起商量解决办法。”

张方首先开口:“关键是生产雷汞的原材料问题。我们是不是可以用一种新的起爆剂取代雷汞呢?”紧接着,他自问自答地说:“我从马瑟尔《高级炸药学》上看到,有一种‘雷银’也是起爆剂;因为其特别灵敏,制作时非常危险,被世界各国禁用。不过,虽然危险,边区倒是能搞到生产雷银的原料。”

刘再生问:“用什么原料?”

“白银。银元、大元宝都行。”张方回答。

刘再生部长有点犹豫:“这原材料的确好解决;可生产雷银忒危险啊。”

张奎元从座位上站起来:“前线作战部队不等我们迟疑不决,战争不允许武器研制者考虑自身安全。我来试制。既然书本上有风险很大的记载,说明有人干过。我们为什么不能干?”

“我们俩跟奎元是老搭档,一起搞起爆剂!”何振廉、高霭亭也站起来请战。

曾因实验炸药被炸残的张方接过话头儿:“我先把有关内容翻译出来,咱们吃透了再行动。”

在场的其他技师也发出共同的誓言:“一切为了前线,一切为了抗战,舍身忘死造枪弹!”。

刘再生很受感动:“真是危难之际显英雄!我和张政委同意,奎元、振廉、霭亭三位技师组成雷银研制小组,张方主任配合,以十连为基地研制生产。请同志们注意,既要敢闯禁区,又要小心谨慎、照科学办事。”

军工十连,晋察冀军区弹药厂。

这个军工十连,就是刘再生提到的那个“十连”,驻地唐县虎峪村。这个十连,是1942年1月从军工六连分出部分人员与其他连队抽调的人员共同组建而成的,专门生产雷银雷管和掷弹筒、枪榴弹、掷弹筒弹。1943年8月成功创制“纸壳雷银雷管”后,有了“纸壳起爆剂诞生地”荣誉称号。

话说雷银研制小组的技师们,首先认真阅读了张方翻译的马瑟尔《高级炸药学》汉语文本,制定研制方案,在十连准备了各种材料和工具。在一天的中午,利用工人休息时间,在一个比较大的厂院内作研制雷银实验——按一定比例把银元宝放到硝酸液中,待完全溶解后加入酒精进行化学反应,雷银逐渐生成;等化学反应完全停止后,再小心翼翼地用净水反复冲洗,直到冲洗的水呈中性反应为止。将所得到的雷银晾干后,轻手轻脚地装进雷管里。

整个实验,雷银并没有像书上说得那样灵敏,更没有发生爆炸。这倒使技师们怀疑起来:研制是否正确?出来的东西是不是雷银?为了证明这一点,他们拿来一根导火线插在雷银上,一点火,那东西“砰”的一声爆响了。没有错,雷银试制成功了!张奎元为制出了雷银高兴,更为打破了国外文献上的禁区而兴奋不已。他喜上眉梢,哼着小曲儿去向刘再生部长汇报。

但是,开始生产以后却不大顺利,稍不注意就爆炸。细心的高霭亭突然想到了张珍部长:“对,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。”见了面,张珍反问他:“实验和生产用的银子原料是不是一样?”高霭亭回答:“实验用的是银元宝,生产用的是银元。怎么,银元跟元宝还有区别?”张珍说:“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。银元含铜成分大,铜含量高了,不就容易炸吗?”高霭亭回来后改用元宝再生产,果然没再出现爆炸问题。

雷银研制小组马不停蹄地研制出纸雷银雷管。

当时使用的雷管,都是用铜管装的雷汞。技师们想,张珍部长早就提醒过我们,如果照常规用铜管装雷银,雷银会跟铜发生置换反应,会产生比雷银灵敏度更高的“雷铜”,试制和生产过程中发生爆炸的可能性就更大。可是,用什么材料替代铜管?办法想了一个又一个,一个又一个被否定。

这时候,又是“药都”安国人士张奎元“发现了新大陆”。一天,大家正在一起琢磨办法,张奎元突然把大腿一拍:“有了!”何振廉、高霭亭大吃一惊,只见张奎元指着一个刚从小药铺里走出来的人,高兴地说:“你们看,那个人提留着一大包中草药,不是纸包着的吗?纸!我们过年放的鞭炮不就是纸筒儿的吗?”还没等他把话题点名,两个伙计已经领悟了:用纸雷管!他们马上找来些厚纸做实验,效果挺好。

“纸壳雷管起爆剂”这一创新成果,直到今天仍被世界各国采用。而且,十连在随后的批量生产中,又打破了“每次制造量不得超过十五分之一克”的禁锢,投量逐渐加大,最后每次投放两个元宝,含银量相当于国外文献规定的28125倍,也并没有发生爆炸。据说,军工十连自1943年到全国解放的七年生产中,也从未发生这方面的重大事故。这对改写世界化工史的贡献,是无比巨大的!

有一天,聂荣臻骑着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视察军工部。他对刘再生说:“再生呀,咱们虽然把炸药搞出来了,可是手榴弹一般只能投掷三四十米远,敌人上来了就得进行肉搏战,会增加伤亡。要是能投一二百米就好了,战士有缓冲余地,可大大减少伤亡。”一番话让刘再生既感到心里热乎乎的,又深受震撼,忙说:“司令员您对军工产品的关心,总是从有利于保护自己、有利于消灭敌人、有利于开展游击战争的原则出发,不断向我们提出新的要求。我马上去办!”

刘再生指示十连仿制日本的枪榴弹、掷弹筒、掷弹筒弹。

——枪榴弹是用步枪发射的榴弹。当时,一位曲阳县铁匠给日军制造枪榴弹,他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,偷偷地搞了一个,通过地下党送到八路军弹药厂。驻厂技师跟工人一起仿制出了自己的枪榴弹,可以打400多米远,实现了聂司令员的夙愿,受到前线将士称赞。

——随后,又仿制成了日军的掷弹筒、掷弹筒弹。日造掷弹筒口径50毫米,抛射筒长254毫米。仿制这东西最关键的是无缝钢管,边区没有这样的材料。锻工孙立峰一马当先,采用中国古代“缠制法”,把铁路上的“工”字钢轧剪成段,锻打成20毫米厚、30毫米宽的钢条,再在长炉上煅烧、缠成“麻花,把钢条螺旋盘成圆管“守火”,放在白灰池子里焖火,经车床加工制成炮管。为了提高射程,他们又将弹筒加长到400毫米,钳工何立中又用钢轨制了一台专一加工炮弹筒的铣床,使掷弹筒质量标准更高。

——接着,改造掷弹筒弹体形。因为原来用的“50弹”是仿日圆锥型,阻力大,影响射程和准确度。十连军工受82迫击炮弹体形启发,要把50弹改造成流线型。为了尽快掌握流线型弹体的准确数据,张方写信给他的老师威廉·班德(燕京大学物理学教授,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到晋察冀边区工作),请求最佳流线型图纸,很快如愿以偿。经试射,射程超出日军50弹射程四分之一。

——紧接着,设计组的技师们又通过科学的工业设计,减少掷弹筒弹发射药的填充量,照样保证炮弹的射程。他们还将弹内换装上高级炸药,使50弹的爆炸威力倍增。为解决因为50弹体轻、撞击时有时不发火、影响爆炸率问题,他们又增强引信弹力,保证了不出“臭弹”。

军工十连生产的50炮弹出现了供不应求问题。于是,军工部让驻完县东阳洼、孟子岭的军工三连改产50弹,派黄锡川、张奎元、张温如技师驻厂指导装填炸药、底火、雷管。三连又在附近清涧里村组建了一个二三十人的装配小厂,也专门生产50炮弹。从此,没有再出现炮弹供应方面的“断顿”现象。

军区陶参谋长命令十连造“飞雷”。

1943年夏季的一天,军区陶参谋长带着问题来到技术研究室,对张奎元、傅江、任一宇等人说:“日伪军的炮楼墙体高而厚,外围壕沟宽而深,想用炸药包把它炸垮却到不了跟前。你们搞出了能飞400米的枪榴弹,能不能研制一种能把几十公斤重的炸药射出五六十米远的大家伙,专门炸小鬼子的炮楼?”技师们接受了首长命令,于1943年9月搞出了一种新武器——用白铁制成比一般地雷大得多、比铁制地雷轻得多、威力大得多的弹头,把它焊接在掷弹筒弹上,借用掷弹筒弹的推力发射出去。试验获得成功。技师们又在每个弹头上装上导爆管,管上钻上两个雷管孔,安上两套发火装置,保证100%的爆炸率。

这些“大家伙”诞生后还没来得及给它起名字,就在前线派上了用场。四十二团在通向平西张坊镇山路上,团长成少甫指挥部队向一个最顽固的岗楼喊话:“里面的伪军听着,小鬼子快完蛋了!你们不要再为他们卖命了!”岗楼上的伪军探出头来讥笑谩骂,傲慢的态度气坏了团参谋长马卫华(唐县南上素人),下令:“开炮!”一炮打在岗楼上。伪军们仍不投降。成少甫下达第二道命令:“再放一炮!”战士精细目测,瞄准方位,这一炮打在炮楼顶上,炸塌了两层。可是敌人还是不出来。马卫华故意大声说:“再来一炮!”这时,伪军们沉不住气了,打着白旗走出来,神魂不定地问押解他们的八路军战士:“你们打的是什么家伙?真厉害!活像大飞雷。”战士们觉得“飞雷”名字挺有趣:“飞雷?是,是是。你们再不钻出来投降,第三颗飞雷比这俩更厉害。”就这样,“飞雷”这种武器的名字,在平西炮火纷飞的前线叫响了!

讲到平西,穿插一段平西兵工厂的故事

这平西兵工厂,隶属十一军分区供给处,厂长陈伯鸿,指导员魏军,工务主任白贵云,驻地涞水县野三坡松口村。工厂的任务是修理枪械,制造手榴弹和地雷,保证平西部队作战需求。

那是1939年下半年,随着平西抗日根据地的逐渐巩固,邓华、宋时轮挺进军的军工厂应运而生。开始,他们利用伪治安军的内部关系,从北平城里运来一台八尺机床,再配上摇轮钻和一些小型工具,随时修理前方送来的损伤枪支。这些枪支品种型号复杂,需要他们经常修改工具,有时还需要对枪支改造一番。比如,俄制水连珠步枪质量很好,就是没有子弹给予补充;军工们就把它改成“七九”枪的弹膛,以便使用自制的复装“七九”子弹。

就在生产比较顺利进行之时,不幸的事发生了,敌人大“扫荡”,把八尺机床上没来的及坚壁好的丝杠砸毁。丝杠是机床的心脏。“机床不能因为没有丝杠而报废!”军工们发出强烈的誓言。顽强的军工们手工制木模,节节拼凑,反复翻砂,经过十多次测试,搞出一条新丝杠,复活了一台宝贝机床,保证了兵工厂生产的正常运转。到1942年,平西兵工厂发展到拥有钳工、车工、木工、铁工、焊工、翻砂、拉火、制药、抽丝、装配手榴弹等大小10个组,前方战斗需要什么,军工们想方设法把军火补充上去。

流血牺牲岂止在战场?平西兵工厂的军工们,也同样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。1942年夏天,铸工姚增祥端着一勺铁水浇铸手榴弹壳时,铁水溅到脚背上,护脚垫烧着起火,铁水钻进肉里;他强忍灼痛,咬着牙强撑着,浇完铁水后才倒在地上。

1943年,在一次突击组装地雷时发生爆炸,完成组组长和一名工人牺牲;工人高有才受重伤,两腿残废,双目失明,醒过来不喊疼痛,老是念叨组装地雷的数目。

工务主任白贵云,是从太原兵工厂来的技术工人,在一次改造武器的实验中,以身殉职。

这些挺进军兵工厂的军工们,受到人民的尊敬和永久的怀念,直到今天,涞水县野三坡的松口、刘家河、苟各庄一带的小村庄里,仍留有当年平西兵工厂的遗迹,保存着军工烈士们的墓地。“陆军第八路军挺进军供给部抗战烈士墓地纪念塔”一侧镌刻着司令员萧克的颂词:“你们是全民族的模范,你们的大名千秋万代”。平西的老乡们也说:“可不敢忘了他们啊!”

却说十连研制的“飞雷”在平西炸毁了伪军炮楼后,它像香饽饽似的被边区各部队争相抢用,它的大名也很快飞到延安的盟军军事观察团。又是一位美国观察团成员急匆匆来到阜平县,饶有兴趣地观看了军工们的飞雷现场表演,看后赞不绝口:“你们的本事真大。这简直和美国的火箭一样!”

那位美国观察员不虚此行。他在晋察冀边区,还看到了广大军工的拼命劳动精神;还看到了根据地有一批高水平的工程师,有像陪同参观的张珍这样谦逊、能用流利英语同他们对话的领导;还看到了在穷乡僻壤中,在物资奇缺、设备极其简陋的条件下,生产出了如此多的军火武器,在日军的围困中建设了如此完整的军工体系。他惊讶不已,他无比感慨:“如果我们的军队,其他国家的军队也是,只要被包围一段时间打不胜的话,就投降了。而你们不但没有投降,而且越战越强,还能自制军火,竟搞起了这么大规模的军工厂,真是了不起!”

的的确确,晋察冀边区根据地的兵工们真是了不起。延安的毛泽东和八路军总部,把他们看作是革命的种子,撒向其他抗日根据地,让他们遍地开花、结果。

1944年抗日形势好转,逐步转入反攻阶段。为了尽快形成现代军火生产遍地开花的局面,以实现各根据地就地供应兵工武器,八路军总部指示晋察冀军区司令部:要尽快选送成套干部和技术骨干,到其他根据地帮助建立军火化工厂。

那是1944年七八月份,随着晋察冀军区下设四个军区(分区)的调整,军工生产管理机构也相应分成冀晋、冀察、冀热辽、冀东、冀中生产管理处和军区直属管理处,管理人员、技师、工人统一搭配,重新组配军工厂。同时,从化学厂抽调40多名技术人员,由军工部领导、技术研究室技师带队,分头到延安、晋冀鲁豫、冀察、晋西北、、冀晋、冀热辽、鄂豫皖支援建厂。

刘再生部长到山东,张方带朱瑛、王子川到晋冀鲁豫,任清带何振廉、石祝三、刘荣安、孔繁勋等八名技师技工到冀察,李广信带胡达佛到冀晋跟已经在那里组建新厂的季刚、宁秋海、张德耀等十多名技工会和,黄锡川带肖声远到冀热辽,张温如带胡云芳、刘丫头到延安。晋西北军工部长蒋崇景带晋绥干部来化学一厂参观,带走了赵宗耀、李培桐、王淑芬等技师。这样,到1944年下半年,形成了西至延安,东至渤海湾,北到冀热辽,南到苏北、鄂豫皖的八路军各抗日根据地,处处都有晋察冀边区军工忙忙碌碌工作的身影,处处都有土法造硫酸、就地取材搞化工生产的壮观景象。从而使八路军的军工事业得到突飞猛进发展,实现了中共中央“各抗日根据地就地供应兵工武器”的要求,保障了抗日战争的总反攻,以至于为尔后的人民解放战争所需要的人力、技术、军火物资,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这正是:古有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的老话传承;

????????今有“抗战胜利,晋察冀边区军工立头功”!

5957人参与
版权所有:唐县bet36体育备用网_bet36台湾官网_bet36体育网投研究会 邮编:072350
技术支持:唐县信息产业局 电话:13930230099
备案号:冀ICP备11023736号-1 地址:河北唐县向阳北街27号3楼